新闻资讯
鹅苗
鹅苗
鹅苗
banner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盐城“鹅司令”的脱贫
发布者:lol竞猜软件 点击: 发布时间:2020-07-14 05:53

  新华报业网专题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正文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南洋镇股园村五组村民唐步林坐在堂屋的板凳上,和鹅蛋收购商发着微信语音。眼前这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实人,是村上有名的“鹅司令”,手里掌管着一支蛋鹅大军,每年卖鹅蛋的纯收入就超万元。可谁曾想到,这位“鹅司令”之前是穷得叮当响,直到两年前,在亭湖区扶贫干部的帮助下,他自力更生,甩掉了穷帽子,还走上了致富路,成了脱贫致富的典范。

  “老唐,最近还好啊?虽然疫情有所好转,但还是一定要注意休息,提高抵抗力啊。”4月20日,亭湖区股园村党总支副书记、村委会主任严加林带着一包口罩还有降压药来到唐步林的家里,老唐连忙起身为严加林开门。

  “严主任比我大两岁,虽没有血缘关系,但我还认他是大哥。因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得亏有像严主任这样的村干部们扶一把,兜了底。”唐步林对记者说。

  在前几年,唐步林的贫困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虽说二十多岁就外出打拼,但2006年的一场台风毁掉了唐步林承包的30多亩棉花地,不仅一分钱没挣到,还赔了十来万,退了承包地。本想着找个工地,凭着一身气力,还能东山再起。世事难料,2007年,上完工的唐步林突然后背疼痛难忍,到医院检查,才知道是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疼得最厉害的时候,上厕所都困难,更不用说做体力活了。家里的钱全看病了,最艰难的时候,没米下锅,全靠向亲戚借米才能度日。问别人借钱也借不到,大家都怕我还不起。”唐步林回想起当时的难处,不禁红了眼眶。

  “老唐这是因病致贫,咱得想法子让他看得起病。他目前这种情况,已经达到申请低保的要求,我建议把老唐纳到今年的低保户内,大家看看有什么想法。”2015年严加林在亭湖区村“两委”精准扶贫会上提议帮助唐步林申请低保,得到村“两委”班子的一致通过。填表格、递材料、出证明……村“两委”的同志们帮着唐步林跑前跑后办好低保手续,当年,唐步林就领到了低保金。“钱虽然不多,但对于我来说,真的是雪中送炭。”唐步林说。

  虽说领上了低保金,唐步林的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买不起进口药,只能买疗效低的廉价药,光这样每年还要花4000多元的医药费,儿子考上大学,学费又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此时的唐步林有些迷茫,这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2016年,亭湖区精准扶贫工作开展后,挂钩扶贫干部通过入户走访发现,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就必须激发唐步林的内生动力,激发其脱贫致富的信心。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别人可以,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这是2017年,刚刚挂钩唐步林家的扶贫干部、亭湖区政协主要负责人对唐步林说的第一句话。挂钩干部与镇村干部一起为唐步林解开心结,给他讲身边的致富典型,还特别组织了一次“脱贫励志”报告会,一个个遭遇挫折而勇于创业的故事,让唐步林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志气”脱贫的力量,点燃了他对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其实养鹅也是扶贫干部给我出的主意,找的路子。”唐步林回忆道。2017年,唐步林在一次和扶贫队的同志交流中,说起自己年轻时候在邻村的鹅场里打工的经历,对养鹅技术略知一二的事情。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回去后,扶贫队就忙起来了,老唐家附近有没有养鹅的场地、老唐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养鹅的劳动强度、市场上苗鹅价格是多少、经济收益好不好……为了确保养鹅成功率,扶贫队的同志整整用了半个月的时间进行项目论证。

  2017年春,第一批400只苗鹅跟着扶贫队来到了老唐家,半年时间,老唐的成鹅出栏,纯收入7200多元。“这几年,靠着养鹅,日子越来越好,去年9月底,我已经完全达到脱贫标准成功脱贫。在最迷茫的时候,是扶贫干部帮我树立了信心,找对了路子。”唐步林说。

  “老唐能脱贫,那和他自己吃苦耐劳、勤于奋斗的精神是分不开的……”现在村里再开“脱贫励志”报告会,老唐的脱贫故事也成了严主任的“必讲课”。为了搞好养殖,大夏天,唐步林宁可自己一家三口挤在闷热的屋子里舍不得开电扇,却还要给养殖场里装上空调降温的事情,方圆几公里的男女老少都听说过。

  而在唐步林的卧室里,还有一件穿了多年的羽绒服,破了补、补了破,老唐都舍不得扔,它被老唐亲切地称为“战甲”。

  “这些年搞养殖,我自己都不记得吃过多少苦。每年的苗鹅都是在农历3月采购,虽已入春,但昼夜温差大,苗鹅的生存温度要始终保持在34摄氏度,高一度不行,底一度更不行。”4月21日,唐步林对记者说,“因为资金有限,高档的温控设备用不起,那就人工控制。”原来,为了控制好育苗棚里的温度,老唐在苗鹅刚采购回来的半个月里就一直待在鹅棚门口守着温度计。夜里冷,老唐就穿着这件羽绒服盖着被子,一夜下来,每隔半小时就得看一次温度计。

  记者了解到,养鹅平时最大的开销就是饲料,一只苗鹅养一年,至少需要150元的饲料费用。而且唐步林养的还都是蛋鹅,吃不好,鹅就不下蛋,经济效益就受影响。唐步林为了既提高产量又减少饲料使用量,请教了不少专家。后来得知在距离自家1里多的谭阳河里有鹅最爱吃的一种水草,他每天天不亮,就撑船出门,赶在鹅喂饲料之前回来,切碎搅拌加在饲料桶里喂给鹅吃。“我这病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久站久坐。但要想脱贫,有了别人帮,咱自己也得拼了命地干啊!”唐步林说。

lol竞猜软件